首页 > 花边 > 情感

其中2人系情侣 3名未成年人劫杀女店主:均已辍学

2019-03-30    来源:m.sc115.com

(原标题:三名未成年人劫杀女店主:两人生长于单亲家庭,有预谋抢劫钱财)

3月29日,劫杀案发的小卖部已被警方封锁。

黄勇清晰记得,最近大半年,儿子小黄只叫过他一次“爸”。

那是在3月29日,中午12点多,四川省雅安市宝兴县看守所内,小黄被拷走带离时,突然转头叫了一声“爸”。

一声“爸”,让黄勇泪洒当场,他终于意识到,单亲家庭教育缺失,让儿子走上犯罪的道路。

也是单亲家庭的,还有小黄的朋友小詹;同样辍学的,还有他的女朋友小张。

14岁的小詹、15岁的小黄、16岁的小张,便是“劫杀女店主案件”中的三名00后未成年人。

劫杀案中的三名未成年人,从左到右分别为15岁的小黄、14岁的小詹、16岁的小张。

一段早恋

15岁男孩和他的女朋友

其实,15岁的儿子小黄早恋,和16岁的小张谈恋爱,黄勇是极不赞成的,父子俩为此爆发过多次争吵。

每次争吵后,倔脾气的小黄就会离家出走,电话也不接,以至于父亲要找到儿子,还得报案求助于警方。

闹得最厉害的一次,是在半个月前,父亲找到离家出走的儿子,要拽着他回家,但儿子死活不肯。

情绪激动的小黄,拉着小张一起,一度站上了四楼天台,威胁父亲“如果再不离开就跳楼自杀”,黄勇只得躲得远远的,请派出所民警和儿子的同学,把小黄劝下了天台。

“我不敢再逼他。”黄勇担心,再逼儿子分手,儿子会做出傻事。

小黄和小张的家,都位于国道351线上,一前一后,相距不过三公里的两个小镇。

对于这段早恋,小张的父亲也不太同意,“自从和一个男娃娃耍朋友以后,也不想读书了,已经辍学在家。”他说。

在张先生眼里,女儿是一个内向的女孩,为了解决这段早恋,两家人曾尝试会面协商,但终究没有得到解决,家长拗不过两个年幼的孩子。

15岁的小黄在短视频平台拍摄发布了一段视频。

一次闯荡

单亲家庭辍学后离家打工

小黄的幺爸想不通,原来那个开朗活泼、大大咧咧的侄儿子变得那么快,变得不认识了。甚至这一次,侄儿犯下大罪,已经被送进了看守所之中。

“小黄五岁的时候,父母就离婚了,他成长在一个单亲家庭。”幺爸说,离婚后,哥哥黄勇给人当司机,四处跑货运打工挣钱,很少回家,“甚至几个月没回家。”

如今,五年前政府补贴修建的房屋依旧只是框架,“实在没有钱去装修。”改嫁到成都后,小黄的母亲也很少再联系。

几年前,父亲给小黄找了一个继母,“平心而论,继母对他还是很不错”,但小黄始终觉得,继母不是亲生母亲,而且对他管教得太多。

3月30日下午,幺爸翻出了侄儿的QQ空间,小黄用快手软件拍摄了一段短视频,视频中的小黄,身材高大、留着短发,“他不喜欢打游戏,最喜欢踢足球。”

但最近半年,黄勇和幺爸都发现,小黄开始和外面的朋友学坏,先是学会了抽烟,春节后开学,更是辍学在家。

辍学后,家里试图把他送到成都的好学校里,读完初中再去读一个职业学校,学个一技之长,也能安身立命。

不过,小黄拒绝了家里的安排,离家到雅安一家发廊当了学徒,很少再回家,甚至放言“永远不再回家”。

黄勇也坦承,由于自己常年在外打工,家里条件也不好,顾及不到儿子的成长,“父子之间的感情并不好。”

点开小黄的微信朋友圈,今年他只发布了一条动态,一张拍摄于夜间小巷的图片,光线昏暗、影子拉得老长。

多位邻居坦言,一两年前的小黄并不坏,不会和同学打架,也不会出去混,恰恰是在最近大半年,他似乎变了一个人。

案发小卖部

一次犯罪

蓄意抢劫杀害中年女店主

事实上,直到案发被抓以后,黄勇才理清儿子和另外两名00后的关系。

14岁的小詹是雅安市名山区人,个子矮小,和小黄相识于一个游泳池,后面成为了朋友,来往甚密。

3月28日晚上11时许,也就是在案发当天,三名未成年人落网五小时后,黄勇接到了刑警队的电话,要他前往公安局,他才得知儿子出了事。

小黄的幺爸说,他在审讯室外,旁听了警方对小黄的审讯,完整了解到案件详情。

“小黄和他女朋友,邀请小詹到(宝兴县)五龙乡玩,小詹在五龙也有一个女朋友。”幺爸说,26日白天,三人到达五龙乡街上后,小詹的女朋友给了三人100元钱,让他们买点吃的,100元钱很快被三人花光。

按照家属的说法,小黄等三人并不是一时起意,而是蓄谋已久,让人难以置信。

警方通报

“我听小黄说,是小詹首先提议,身上没钱用了,要偷点钱、或者是搞点钱用。”他说,侄儿起初是不同意的,但最后还是同意了,并在五龙中心校大门外,瞄上了开小卖部的店主胡春丽。

他说,据小黄交代,小黄、小张、小詹三人,甚至购买了作案工具,包括手套、酒精等,准备在26日晚上,在胡春丽回家的路上实施抢劫,但26日晚,女店主并没有走那条路回家,逃过一劫。

当晚,三人在五龙街上的菜市场里,挤在一辆三轮车里过了一宿。

幺爸说,27日晚10点多,三人再次进入胡春丽的店铺中,故意吃了炸洋芋不给钱,分散注意力,再等女店主关门时实施抢劫。

而在反抗之中,三人捂死了受害人,抢走了部分钱财和一部手机。

当晚,三人花260元租了一辆面包车,逃到小黄工作所在的雅安市名山区,将抢来的手机变卖得到500余元。

3月30日,提起儿子小黄,父亲黄勇(化名)十分自责。

一番自责

幡然醒悟的嫌疑人父亲

得到消息后,小黄的幺爸、小张的父亲,两个中年男人急匆匆赶到公安局。

“在公安局里看到小黄时,他被拷着坐在椅子上,耷拉着脑袋,一言不发,不停地搓着手。”幺爸说,直到那一刻,小黄都没有真正意识到他究竟做了什么,“他以为只是掐晕了人家。”

而另一位父亲张先生,在女儿犯罪出事后,已经不敢在老家屋子里住着,干脆搬到了芦山县城里。

好事不出门,坏事传千里,整个镇子都知道了,已经成为了大家的谈资。

28日晚,他也在审讯室里见到了女儿,不过,他已不再想提起令人伤心的那一幕。

小黄被抓以后,黄勇见过两次儿子,在第二次看守所会见时,警方同意父子俩说几句话,“当时我说了两句话,儿子,你犯法了,爸爸现在也没法帮你了。”

“儿子犯了法,我能咋办呢,请律师也没有必要了,他该负责任。”想起过往的一切,黄勇很是自责,“我百分百是有责任的,家庭方面。”

14岁,原本是在校读书的年纪,而三名未成年人却走上犯罪的道路,尤其是14岁的小詹,参与杀害了另一位14岁孩子的母亲。

小黄的幺爸认为,侄儿走到如今的境地,90%要归咎于家庭原因。

3月29日,被害人胡春丽的丈夫在家中。

3月30日,劫杀案发生后的第三天,被害人胡春丽一家,尚未和三名未成年人的家属接触。

得知受害人胡春丽一家出身农村,家庭条件十分困难,黄勇说,等法院判决下来,他会尽最大的力,去补偿对方。

(文中黄勇、胡春丽均系化名)